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 行业趋势
告别上海东平路,它曾是不少名餐厅的出发地
 [打印]添加时间:2021-07-10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64
 “你今天过来,我做一个‘ 忧郁’版的冬阴功汤给你。啊,不对,是浓郁版。”上海东平路上的泰国餐厅“天泰(Simply Thai)”门口,一名泰国店员正操着不是特别流利的中文跟顾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房子可能还在的,仍然是在梧桐树下,但是过了年之后,可能就少了一种味道了。”

这天是这家天泰正规营业的倒数第二天。才傍晚,不大的店铺空间里已人声鼎沸。店铺即将被关闭的消息看起来丝毫未影响前来享用美味的顾客,以及端着菜品匆匆忙忙的服务员。

事实上,“坏消息”反而进一步激发了所有人的热情。最近的店铺每天都会接待闻风起来找回忆、留纪念的客人。而据该店铺经理Dawn介绍,第二天,也就是结业当天,店铺将推出一个由最经典20道菜组成的“告别菜单”。“我们还升级了最经典的咖喱蟹,把份量提高到了800克。” Dawn对界面记者强调道。除此之外,每桌客人也将得到店铺免费赠送的一份泰国进口芒果。

天泰(东平路店) 图片来源:天泰提供

天泰(东平路店)歇业公告 拍摄:李子慧东平路店是天泰在上海开设的第一家店,1999年开门迎客,今年正是第19个年头。在店铺几个月前立起的歇店告示上就能看到“19th”的字样,只是不太起眼。更吸引眼球的是“simply thai尚品天泰东平店于11月正式落下帷幕(上音附中用地扩容)”的通知。

同样的告示也出现在了跟天泰相隔仅十几米的青珑工坊的橱窗上。这家在2001年开业,主要销售软装饰品的店铺不仅贴出了将于12月底关店的通知,还在店内挂上了全场商品3~7折的优惠宣传单。青珑工坊往日主打“慢”购物体验,但如今热闹得像极了打折市场。

天泰、青珑工坊的邻居们都正在经历着差不多的“末日狂欢”。这段时间去往以衡山路为界的东平路东段,会发现多数店铺都挂出了即将停业的通知。

青珑工坊的老板娘正在忙着招呼客人 拍摄:李子慧

青珑工坊店铺内部 拍摄:李子慧东平路西段则更早迎来了另一番光景。这里曾经因为连锁西餐厅Glo London、慈善艺术空间VALE、飞跃鞋集合店CM Feiyue等店人气旺盛,但几个月前陷入沉寂——路一侧铁门深锁的和平官邸内的喷泉水声成了白日里这条路上最喧嚣的存在;路上偶然经过的拖着行李箱的旅客,都能因为行李箱轮子和柏油马路发出的撞击声而变得格外扎眼;大片被灰色水泥涂抹的墙面奠定了整段路的新视觉基调;路边房屋玻璃窗户上残留的COFFEE、WINE等字样显得颇为违和。

“这一片房子已经关掉好几个月了,都是分批关掉的,现在都空在那里,以后可能也不会对外出租了。”上海816路公交车东平路终点站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界面记者。

东平路西段如今的街景 拍摄:李子慧有机会去东平路走一走,不管是哪一段,撇开街边铺子不看,多半会认同这是一条挺“上海”的路。

东平路位于上海市徐汇区的东北部,东起岳阳路,西至乌鲁木齐南路,被衡山路从中间分成东西两段。它在1913年由上海公董局修筑,最早曾以1880年法国驻沪总领事贾尔业爱的名字命名,到了1943年,该路段借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为名改为东平路。

路本身不长,只有400多米。马路不宽,但路两边各栽了一列长成多年的法国梧桐,气势不小。这个季节,树叶正由绿转黄,偶尔被风吹得也已能纷纷扬扬落下几片,还添了些浪漫气息。路两侧藏得深深的都是几层楼高的小洋楼,不起眼却都来头不小,比如蒋介石的“爱庐”、宋子文的故居都是这儿的旅游景点。不少新婚夫妻会选择这儿拍婚纱照,这也是为什么一些老上海会喊它“情侣路”。

与此前已被拆改的长乐路等上海老城区街道类似,东平路的整体拆改亦是在上海市政府提出的展望至2040年的《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指导下展开。按照该规划,上海老城区内的一些违章建筑以及不适合的零售铺子会被拆除。之后根据不同的区域特点,被拆除处会被恢复成住宅区围墙,又或是再做整体规划。

上海老城区街道的店铺们普遍都会遵循聚合效应。就像长乐路是潮牌店扎堆相比,而东平路则以休闲餐饮业为主。

东平路街景 拍摄:李子慧“东平路地处领馆区,有很多外国人在此居住或者工作,在他们的带动下,东平路经常会吸引很多明星、国外人士以及高端客户前来消费,经过几年的发展,这些人逐渐形成了一个较高档次消费的氛围,随之也带动了与之匹配的餐饮、手工艺品的发展。”睿意德租赁部总经理杜斌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解释说。

天泰东平路店主厨Sukit可以算是全程见证了杜斌所说的“氛围”的诞生。出生于泰国菜世家的他在从泰国厨师学校Panakonthai Rachamanghala毕业后,便被老师推荐给了正在泰国寻找厨师的天泰创始人。当时,创始人正为寻找合适的店址而苦恼。

“我们刚来中国的时候,中国人还不怎么喜欢吃泰国菜,但衡山路东平路附近有很多外国人在这边生活、上班,东平路上已经有了不少外国餐厅,所以我们把店开在了这里。而且泰国菜属于比较传统的家庭料理,当时老板偶然经过这里,看到这边很像一个家庭别墅,环境也很幽静。”Sukit回忆说。他由此在东平路展开了近20年的“驻中泰餐厨师”生涯,现在已对中国食客十分了解,且说得一嘴流利中文。

按照Sukit的说法,1999年后,整个东平路的餐饮商业氛围就已经很成熟。在天泰之前,至今在上海老饕圈子都有些名气的席家花园、Sasha’s酒吧都已开始营业。而之后的时间,餐厅们几经改朝换代,但是整体基调很稳定:这里开的多是精致、小众,口味、内装、环境俱佳,甚至背景音乐都讲究的洋房餐厅。

1999年的天泰餐厅 图片来源:天泰提供“其实这附近类似东平路一样幽静的路也有很多,比如后面的桃江路,但是那条路上就没有这么多店。东平路最大的优势是这里有一个音乐学院附中,附近还有一家五官科医院,除此之外,它也靠近以前很有名的衡山路酒吧街,这样的位置可能找不出第二个了。”青珑工坊母公司Lapis的执行董事助理徐敏告诉界面记者。

除了青珑工坊,Lapis在东平路还开了一家名叫“藏云兰纳”的西藏云南菜馆。徐敏说,2000年的东平路已经因为所谓的“文艺范儿”、“设计感”小有名气。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存在加分不少,而且附近还有不少高档的西服定制店铺。

网红轻食餐厅GREEN&SAFE算是东平路上的后来者。但它延续了一种“传统”:和天泰、藏珑云南餐厅一样,在东平路开出自己的第一家店,作为自己商业版图扩展的起点。

和天泰开业时中国还没有多少人接受泰国菜差不多,GREEN&SAFE开业的2012年,轻食在中国市场也是个新概念。不便宜、充满噱头是很多人对它的印象。这让东平路这样有外国人、年轻人客群,且有一定“品位”的地方成了这个概念商业推广起点的不二选择。

GREEN&SAFE店铺 拍摄:李子慧看起来,这家店的确为餐厅的后续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发展至今,GREEN&SAFE在上海已开有4家门店,风格稳定有持续性,且每一家都是城中热门聚餐地。

“但我们之后的分店开在高岛屋、虹桥天地一类的商业中心里,街边店只有这一家。”GREEN&SAFE东平路店经理朱柏源说,“公司的方向还是在往购物中心走,与街边店相比,购物中心店铺也更有安全性。”

但是值得提到的是,GREEN&SAFE所在的铺位属于目前东平路上“安全性最高”的一类。因为租用了私人用地,这家店的铺位在短期内都不存在被有关部门或机构收回并拆改的可能,因此得以在整条路规模拆改时仍继续生存。

购物中心的优势也不光体现在店铺租约的稳定性上。客人的流向也是商家们的考量。

东平路上的上海音乐学院附中 拍摄:李子慧“客人需要我们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Dawn说道。以他的观察,如今来到天泰东平路店的大多是一些老客人,更多新客人可能还是喜欢去商场。“我们购物中心内的店铺都是由泰国人设计的,也会结合很多年轻人喜欢的时尚元素。那如果客人还是希望我们有街边店,如果我们刚好有合适的地点也会考虑,但是这种事可遇不可求。”

天泰直到2002年都在街边找铺位,以试图复制东平路的“辉煌战绩”。到了2010年左右,该品牌开店的重心开始向购物中心转移。彼时,购物中心兴起,正成为最新的商业地产模式。餐饮,尤其是有一定口碑和设计感的小众餐厅,作为重要的引流业态,是诸多地产公司争相邀请的项目。天泰就在这股风潮里把门店数量变成了两位数。

青珑工坊和藏云兰纳也通过购物中心快速扩张着自己的商业版图。以青珑工坊为例,它在2010年于浦东嘉里城开出分店。据徐敏提供的数据,青珑工坊东平路店有80%的顾客都是老客户,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住在浦东。新店的开业让很多客人都得以去地理位置更便利的分店进行购物。

与购物中心异军突起形成对比的是,东平路的商机逐渐衰落。杜斌提到,最近几年与周边路段寸土寸金,商铺租金有不小涨幅的状况比,东平路的租金相对稳定,没有太明显的上涨。而徐敏拿青珑工坊举例称,这条路上的店铺即使平时看起来客人不少,但实际销量其实并不理想,“东平路店另外20%的顾客以游客为主,而这些顾客多是像逛景点一样前往店铺打卡,实际的销售转化率并不高”。

正在路边摊上忙碌的周阿姨 拍摄:李子慧“都没什么人的,有也就是买个一件两件的围巾。”在青珑工坊店外头摆地摊的周阿姨对于这两年东平路的客流量也颇有发言权。从2013年起,周阿姨开始在离自己租住地不远的东平路一带摆地摊。考虑到常来这里的多是外国人和时髦年轻人,她颇为精明地将销售的品类定为“非洲的篮子”、“欧洲的围巾毯子”,早几年生意一度称得上“红火”。

“这几天有一点生意了,我也要去再进一点货。昨天有一个人过来一下子买走了五个篮子。”让她没想到的是老街拆改倒是带了一波意料之外的商机,不过她也清楚,这样的状况应该不会持续太久,“这附近的路现在都不让摆摊了,未来东平路是不是也这样还不好说,现在能摆一天是一天吧。”

周阿姨的路边摊 拍摄:李子慧再去到东平路时,周阿姨果然不在,也许是去进货了。她的女儿正坐在摊前一边看书,一边顾摊。不远处的天泰已经停业关门。之前听说,Sukit会前往天泰在上海的其它分店培训新的厨师,而店里的多数员工会转去天泰在嘉里中心的分店。尚在营业的青珑工坊果不其然,人声鼎沸。

“我十年前就在这里买东西了,这边都搬走的话,我们这些住在这附近的人,又少了一些能逛的地方了。”正在青珑工坊挑盘子的李璐对界面记者说道。她说,作为纪念,在12月关店前,她还会特地再来逛一次。